[国家奖学金获得者]何思源:“缘定三生”:我有一个“档案梦”

时间:2017-11-16 17:01:50 来源:历史文化学院 作者: 编辑:

    “档案无语,镜鉴沧海桑田;兰台有梦,徜徉星汉时空”,我,有幸与其结缘。也许,我们的邂逅充满着戏剧性,但我们的“相爱”却似乎是命中注定,“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”。

寻梦之旅

    2014年6月,高考刚刚结束,面对“琳琅满目”的各色专业,实在是令人头疼。偶然听说,在青岛将举办高校招生咨询会,便决定去碰碰运气。就在这次咨询会上,我遇到了山东大学的刘旭光老师,正是刘老师对专业的热爱、豪爽的性格、热情的接待,才使我选择了山东大学的档案专业,由此,便结下了我与档案的不解之缘。

    由于山东大学实行“大类招生”,而档案专业又属于“历史学类”,所以大一的课程也都是历史学的课程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一个问题像亡灵般纠缠着我,我到底是学档案的,还是学历史的?这个问题困扰了我许久。直到后来,我渐渐明白历史与档案并不是“非此即彼”的关系,二者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但那时,我并没有为档案事业奋斗终身的勇气与信念,说得功利点,之所以选择档案,更多地是考虑到其较高的就业率。我想,不论出于何种目的,既然选择了档案,那么便只顾风雨兼程。我开始尝试着去接触它、了解它。为了揭开它的神秘面纱,我做了许多努力与尝试。除了平日阅读专业书籍和学术期刊,凡是与档案有关的任何讲座、活动,我都积极参加,听起来,这似乎很简单,但我们大一和大二并不在一个校区,两个校区之间有近一个小时的车程,我往往为了一个讲座、一个活动而耽误吃饭,甚至有时会错过公交而徒步走回。

    就这样,在两个校区之间来回奔波,半年光阴,转眼即逝,我迎来了大学的第一个暑假。这个假期我并没有选择“宅”在家中与外出旅游,而是选择了在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检修公司实习,从事人事档案整理工作。随着对档案专业认识的不断深入,我渐渐地爱上了它,渐渐地觉得我无法离开它,它已经融入了我血肉、融入了我的生命,我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梦想、找到了自己的归宿——成为一名档案教育工作者。

逐梦之途

    2015年9月7日,我正式成为一名档案学子,在接下来的逐梦旅途中,有憧憬与向往,有彷徨与困惑,有辛劳与汗水,有收获与回报。

    2015年9月,“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”,我的逐梦之旅将由此正式开始。怀揣着对档案专业的憧憬与向往,步入了档案学的殿堂,但憧憬与向往的背后却是彷徨与困惑。档案学都学什么?应该怎么学?理论与实践的关系?等等。这一系列问题困扰着我。为了解决这些困惑,平时除了上课以外,读书、讲座几乎成了我课余生活的全部。胡老师的《化腐朽为神奇——中国档案学评析》与黄老师的《魂系历史主义——西方档案学支柱理论发展研究》使我对中外档案学有了大致的了解;覃兆刿老师、安小米老师、王玉珏博士、潘未梅博士的讲座使我受益匪浅;来自台湾政治大学的薛理桂老师一个多月的讲学开阔了我的视野、使我感受到了档案学与档案工作的乐趣。

    2015年10月,随着专业学习的不断深入,档案学在我的眼里渐渐地清晰了起来。金秋十月,令我最为难忘的是由中国人民大学举办的“数字记忆国际论坛”,此次论坛不仅使我收获了专业知识,更使我感受了“家”的温暖,使我收获了感动。

    2015年11月,这是我重新回归“档案新媒体大家庭”的时刻。11月,我所负责的“兰台档案”“环球档案资讯”“兰台之声”同时“上线”。在运营档案微信公号的过程中,我有过无数次放弃的念头,但还是选择了坚守,因为我是“档案新媒体人”!因为我无法放弃自己的专业情结,所以我选择了坚守。有时为了及时推送最新资讯,课间、打饭排队都在用手机敲字,有时走路也在码字,这一切都源于我对档案专业的热爱,我并不觉得这是累赘,因为我“乐在其中”!

    回首过去的一年,感慨颇多,也许,档案学永远无法像金融、法学、会计那些热门专业一样,给我们带来足够的成就感与自豪感;但正因为它的“小众”,才使得我们有了大展身手的余地,才使得它有了“家”的味道。

圆梦之时

    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,没有经历什么“大风大浪”,一切都在稳步前行,第一次在国内学术期刊发表论文,第一次以独立作者身份发表CSSCI来源期刊,第一次在国内学术会议参与正式发言,第一次与冯惠玲老师面对面交流……这一年,有数不尽的“第一次”,但在这些“第一次”的背后,是辛勤的汗水,是无私的付出,是默默的耕耘,是老师、同学与家人的支持。至今,我离我的梦想还很遥远,我的逐梦之旅才刚刚开始,我有些无法想象待我圆梦之时,是一种怎样的心情,心潮澎湃抑或风平浪静?虽然这一切都是未知的,但我却对那一刻满怀憧憬与向往。当我站在三尺讲台之上,向我的学生传递梦想,那该是何种心情?当我的学生因我而“爱”上档案专业,那又是何种感觉?

    每个人都会做梦,有了梦,就会逐梦,那是因为心中的执念在激励着我们。也许,我们的梦是遥不可及的;也许,逐梦之路是坎坷不平的;也许……而圆梦之时却是“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”。我们的“档案梦”与国家、社会息息相关,档案人的那份坚守、追求、期盼与梦想,已然成为实现“中国梦”的重要推力。

何思源.jpg